精品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六百零九章 神造峰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琅琊福地,琅琊城圣殿,一如往常的十三个座位,代表着十三家最高权力标志。
只不过,如今只有十二人在列。
压抑的气氛,近乎凝固,即便是呼吸,都微不可查,只有十二人时不时的隐晦眼神交流。
“韩兄!”
不知过了多久,上首三个座位之一的女子,也就是萧凤羽,蓦然开口道,“群氓山脉乾阳剑君传承洞府,你也曾去过,可有什么不同看法?”
“咳!”
韩天策面露苦笑,刚毅面庞上,闪过无奈之色道,“我知道诸位心存疑虑,在事情,陆兄也确实与我有过交流,但事实上,之后我便离开了。”
“这样吗?”
萧凤羽意味不明的微垂螓首,谁也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更无法揣测,这位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韩兄这话说的不对吧?”
方面大耳的朱家家主,目光灼灼道,“此番我琅琊十三家,上百神藏人仙入山,只有寥寥数人活着出来,其中多半都是韩家之人。
而且,韩兄与陆兄一向交好,洞府开启之前,又有所接触,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我知道朱兄的意思!”
韩天策神色不变,淡淡道,“韩家子弟,之所以活着出来,是受我的命令,没有进入洞府。
但陆兄出事,与我没有半点干系,此事我可以向祖碑发下心魔大誓,以证清白。”
闻听此言,众人神色微变,即便是朱家家主有心想多说些什么,唇角蠕动一番,依旧没有说出口。
“好了,此事无须过多争论了!”
萧凤羽蓦然摆手,沉声道,“陆兄之陨,乃是我琅琊十三家的损失,务必追查到底。
出此事故,虽非我等之故,但终究是失察职责。
所以,本座在此声明,辞去萧家家主之位,由萧家族老另选贤能。”
“什么?”
众人登时变色,多半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凤羽。
无它,这位几十年来,以女子之身,带领萧家一日胜过一日,威势比之此前,更胜一筹,绝对是一个合格,乃至优秀的家主。
按照十三家的规矩,只要没有出现大错漏,亦或是突破灵寂显圣,可以一直在家主之位上坐下去。
以萧凤羽的霸道性格,即便是再坐百年,只要她愿意,怕是都无人敢置喙。
就像是不怎么热衷于权力的陆天南,仅凭一己之力,压服了陆家所有神藏人仙,稳坐家主之位百年一样。
前者凭的是智慧权谋和实力,后者则是心胸和实力,不说如出一辙,却也同样优秀。
“倒是要提前恭贺萧师姐了!”
唯有韩天策,神色微变后,拱手一礼。
“恭喜萧师姐,成道在即!”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道贺。
无它,显而易见,萧凤羽是要迈出那一步,成就灵寂显圣境大修士了!
“业火烧身,寂灭化生!”
萧凤羽微微摆手,神色淡然道,“这一步是否能迈过去,也要看天意如何。”
众人神色微黯。
没办法,灵寂显圣境,本就是一个生死玄关,迈过去,便是一步通天,迈不过去,便是身死道消。
如陆天南这般,能够在突破之后出了变故,生生自降修为,成为半步灵寂中的异类,不说绝无仅有,也是世所罕见。
可惜,依旧是神藏人仙,做不得那勘破生死,可以逍遥横行的大修士。
“追查凶手之事,就要落在诸位身上了,如今正值关键时刻,诸位切莫掉以轻心!”
萧凤羽郑重道。
“萧师姐但且放心,我等定当竭尽全力,追查凶手!”
众人俯首道。
“韩兄!”
萧凤羽微颔螓首,转而看向韩天策,“此事,就有劳你主持了!”
“萧师姐放心便是!”
韩天策正色道。
“诸位,他日再聚!”
萧凤羽走的极为洒脱,话音未落,已是不见踪影。
“族中还有诸多俗务,就不多留了!”
紧接着,便有人直接离开,丝毫没有给在此主持大局的韩天策面子。
有人带头,便有人跟风,很快就连与陆家亲近之人也离开了。
这也在情理之中,死的是陆家家主,其余各家虽然也有不少死伤,损失也在承受范围内。
即便是追查,也会不遗余力,但重点在于,各家的计划,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谁也不愿意在这时候分心他顾。
至于和陆家亲近的几家,明显与韩家不对付,生怕被对方当了刀使唤,还是要去找陆家带头。
剩下的几家,便简单了许多,全都是亲近韩家的盟友。
“韩兄!”
几人都看向韩天策,没有露出什么不忿,反正已经习惯了。
多年来,说是琅琊十三家,实际上早已貌合神离,即便是几家盟友归在韩家之下,也未必是一条心。
如今,只是共同的利益牵扯太深,以至于很难割舍,只能摆出一副共进退的架势罢了。
“无妨!”
韩天策一摆手,淡声道,“各家此番死伤都不少,绝不会放过凶手,只是暂时抽不出人手,想要拖累一下韩家罢了,无伤大雅。”
几人没有多说什么,显然是猜到了这一情况。
要知道,琅琊十三家布局,争取那成就洞天大能的一线机缘,可并非是定下了归属,而是十三家每一家都有机会。
若非除了上三家之外,其余十家实力较弱,也不会依附上三家,形成如今的畸形局面。
“各家都出动些精锐人手,便从郸华城朱家开始,华平古域的几家势力,也多多联系。
这些势力都死伤不少,绝不会轻易放过凶手,有关这一方面的线索,想必不会藏的太深。”
“韩兄放心,我等省的!”
几人齐齐表态,待韩天策又说了几项注意的方面,便各自领命而去。
“陆兄啊,你倒是走的干净利索,可惜……萧凤羽怕是看透了我的计划,想要提前减除枝叶,只能另做图谋了!”
韩天策揉了揉眉心,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心中烦闷焦躁之感越发浓郁几分。
……
与此同时,华平古域相州城中,一座酒楼临窗所在。
陆川随意抿了口酒,古井无波的眸子,看似盯着桌上美酒佳肴,实则神识早已笼罩了整座酒楼,探听着一切消息。
此间乃是华平古域三大主城之一,隶属于潇湘剑阁,也是拥有跨域传送阵的顶级大城,同样也是此间三大顶级势力之一。
除了探听半月之前,群氓山脉之变后的余波动向外,陆川也是存了,暂时离开的念头。
“隐藏的够深,竟然多半都找不到所在,怕是都参与进了那个所谓的大能计划之中了!”
陆川心头喟叹。
原本想要借助当年埋下的暗子,所创建的几个小势力,将从下界而来的那些人,全都找出来,好一网打尽。
奈何,除了找到几个杂鱼之外,便是只有朱胜男在明面上。
即便是当初在浩阳城的萧淑澜,也不知所踪。
死一个朱胜男,还可以说是巧合偶然,若接连被杀多个下界后裔,怕是十三家再蠢,也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到时候,就不是陆川在暗中猎杀,而是很有可能一脚踏入琅琊十三家的陷阱埋伏。
陆川两世为人,从来不会小瞧人,即便如此,都吃了大亏,更是不会看低传承了近万年的琅琊十三家。
所以,当察觉不可能一劳永逸后,果断收手,远遁隐匿。
反正捞了一个陆天南,于陆川而言,已经够本,以后有的是时间,跟琅琊十三家斗下去。
当然,前提是琅琊十三家中,没有出一尊洞天大能。
否则的话,陆川就要有多远躲多远,直到成就了洞天大能,再回来找琅琊十三家的麻烦。
不是陆川欺软怕硬,似他这般,找拥有不下于数十尊灵寂大修士坐镇的琅琊十三家报仇,本身就是极为凶险的事情。
但碰上洞天大能,便完全不同了,那真是一念可近乎改天换地,非同阶不可敌的恐怖存在。
陆川很确定,真要碰上了,哪怕自爆了炼狱塔,怕是也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想象有圣中至尊封号的绝顶大修士,能够轻易抵挡三尊巅峰同阶,便可以知道,洞天大能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报仇不急于一时,除非琅琊十三家在短短几十年内,真的能成就一尊洞天大能!”
陆川想通其中关键,便有了其它计划,“先去乾阳剑君记忆中的几处机缘之地看一看,若是有所得最好,没有也无伤大雅。
至于那所谓的中州盛会,不去也罢。”
不是不想去,而是陆川还没胆儿肥到,往如今人仙满地走,大修士扎堆的中州古域里钻。
虽然有炼狱塔遮掩,除非是洞天大能当面,否则鲜少有人能够看透他的伪装,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真要暴露了,陆川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除了幽冥殿的通缉之外,他可没有忘记,宝物动人心,洞天灵宝绝对能吸引一大堆灵寂大修士追杀。
就在此时,楼下几个散修的闲聊,引起了陆川的注意,不由收了几分心思,侧耳倾听起来。
不多时,便听了个大概。
“神造峰!”
陆川眸光闪烁不定,心中呢喃一番,暗暗有了一番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