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愛下-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既然作爲一名魔術師,會這些都不過分吧?展示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特拉福买家具乐部
白色的披风飞扬而出,最后覆盖在了达芙妮的身上。
【J】团长缓步走来,轻声问道:“达芙妮,你还好吧。”
“团长……”【少女】自披风上还能够感受到一丝体温的温度,不禁下意识地裹紧了些,似乎平静了下来,便轻轻点了点头。
“真的来迟了。”
【尤利娅】学姐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此时她已经身处在大床之上——就再那位头上有伤的青年身旁。
团长与达芙妮同时看去,只见【尤利娅】学姐此时耸了耸肩,手上还拿着一个小瓶子,“这货已经没呼吸了,大概是这玩意嗑多了的关系?”
见此,【J】团长目光便移到了达芙妮的身上。
【少女】此时面对着二位的目光,不禁缓缓地张开了嘴巴,露出可不可思议又恐惧的目光,颤声着:“他死了?我…我杀人了……真死了?”
……
“我杀了人,我杀了人……”
【少女】依然蜷缩在了地上,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J】团长与【尤利娅】这会儿对视了一眼,团长手中接过了学姐递来的瓶子,沉吟着道:“这应该是,【紫色梦幻】。”
“老…团长,你知道这玩意?”学姐顿时凑近了过来。
【J】团长想了想道:“一种能够刺激神经的违禁品,基本上只是在贵族间流传。贵族拥有绝对的特权,他们从来不缺乏任何的物质,反倒是某些的精神开始匮乏,因而开始追寻一些另类的刺激。”
“嘛,这也算是自作孽了。”【尤利娅】学姐摆了摆手,安慰似的道:“这事情也不能怪你,毕竟你也只是自保而已……达芙妮?”
“【紫色梦幻】虽然害处很大,服用过量确实会出现致死的现象。”【J】团长此时却冷不丁说道:“但只有这一点的话,还不到服用过量的程度。”
“咦?团长你的意思是?”【尤利娅】学姐不禁心中一动。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J】团长此时想了想,便快步地走到了青年的尸体前,很快就从青年的身上又多摸出了另外几个不同的小瓶子。
“恐怕,真正的死因是因为这些。”
看着【J】团长搜出来的各种瓶子,达芙妮不禁怔了怔。
“这货还真是乱嗑药把自己嗑死的啊?”【尤利娅】学姐顿时眨了眨眼睛——不对,应该不至于嗑死自己,但如果某种的份量突然激增的话,兴许就造成了某些不可逆转的连锁反应。
“不是我……”达芙妮低着头,呢喃着什么,仿佛轻松了些许,“但也是…误杀吗。”
“别想了。”【尤利娅】学姐这会儿一巴掌大力地拍在了达芙妮的脑壳上,“这家伙都要对你不轨了,你难道还打算张开双腿无任欢迎啊?这事情就算是圣人也做不来好嘛?”
“尤利娅小姐……”
“别婆婆妈妈的了,振作点!”学姐飞快地道:“我和团长是特意来救你的,可不想救回去的是一个丧门星,只会哭哭啼啼。”
达芙妮默默地点点头。
【J】团长此时却忽然看向了那入门的通道处,只见一道身影此时正在急速的闯入——竟是一名手持武器的肃清骑士!
……
肃清骑士的脸上尽是惊怒之色,当他踏入这秘房,看见房间内的环境时候,一瞬间便惊诧的失去了反应。
【J】团长此时手一扬,只见一张扑克牌瞬间射出……扑克牌,此时竟是直接钉入了这名肃清骑士的咽喉之上。
这名肃清骑士脸色依然还是那惊怒之色,他下意识地伸手捏住了自己的喉咙,然而被扑克牌切开了的颈动脉,此时正在疯狂的溢出鲜血。
噗——!
肃清骑士绝望地倒在了地上。
【尤利娅】学姐顿时瞪大了眼睛,低呼着道:“飞牌真能杀人哦……团长,你有没有去警察局备案过自己有这种技能的?”
“警察局又是什么。”【J】团长目光平静,“世界政府的管辖之下只有肃清骑士,另外就是军队,是作为暴力机构的。”
“我闹着玩呢!”【尤利娅】学姐的大眼睛眨了眨,持续性地放电的同时声音还能腻死个人似的。
“他身上有伤。”达芙妮此时却惊呼了一声。
只见那已经死亡的肃清骑士的背后,确实露出了好几处的伤口……而且还不浅的模样。
与此同时,通道之中,突然间射出了一道光束。
【J】团长见状,目光一凝,手臂再次扬起,只见三张扑克牌同时飞出,竟是将光束给劈飞到了一侧……光束直接刺入了地板之上。
那赫然是一柄光束……光剑!
与此同时,通道的入口处,再次迎来了数道的人影!
“前辈!”【尤利娅】学姐惊喜地喊了一声。
入口处,梅丹佐轻笑了声道:“这里,好像还挺热闹的。”
……
……
青年被直接从床上给拖了下来,随后一脚提向了角落的地方——出手…脚的人,是贵族执事巴巴利亚。
“这种死法,实在是便宜这家伙了!”巴巴利亚冷哼了一声,旋即回到了梅丹佐的身后,目光警惕着地盯着那名梦幻马戏团的团长。
他掷出的光剑,愣是被对方的飞牌给撞飞,这样的技艺,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关键是那些扑克牌他看过了,并不是特制的,确实只是最普通的纸牌!
这它玛的就过分了!
“刺杀【纯血贵族】是死罪,你们还正有闲情逸致啊……还不打算跑路吗。”梅丹佐这会儿好整以暇地问道。
“冒充贵族同样也是死罪,你也一样吧。”【J】团长面带微笑应道。
“我们少爷是真正的贵族!是高贵的德克雷亚伯爵!这个死掉的家伙,他才是冒充的!”巴巴利亚冷哼了一声,“继续冒犯,唯有击杀你!”
【J】团长耸了耸肩,大有深意地看了梅丹佐一眼,冷不丁地道:“看来,我们暂时是坐在同一条船上的。”
梅丹佐轻笑了声道:“可不是!出了这飞艇,也只能砸地上砸死自己了不是……这位团长先生,有什么好想法吗。”
【J】团长摇摇头道:“想要夺走这艘飞艇的控制权,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位倒霉的家伙,还死掉了。外边的那位肃清骑士的头领叫作卑斯麦,你身边那位【忠心】的执事,应该有听说过这个人的吧……巴巴利亚,【黄金一族】的强大剑士。”
“哼,我如若没有负伤,纵使是卑斯麦,我也不惧!”巴巴利亚冷哼道。
梅丹佐道:“团长先生,看来情报工作做得很充分呐。”
【J】团长随意道:“我们这些各处游荡的艺人,自然会听到很多的传闻。知道一些圣地的情报,也不过分吧。”
“先生有什么好办法。”
“交给我。”【J】团长直接说道,“我们让这位贵族【活】过来就好了。”
……活?
达芙妮不禁愕然地看向了那青年的尸体。
……
……
一行的肃清骑士,在头领卑斯麦的带领之中,火速地冲入了暗房之中。
“伯爵大人,您这是?”
却见此时【德克雷亚】伯爵正一脸疲态地坐在了沙发之上,【少女】达芙妮则是脸色苍白,满脸恐惧之色地为这位【德克雷亚】伯爵大人揉捏着肩膀。
“哼!卑斯麦,你这个肃清骑士是怎么当的!”一道叱喝的声音传来:“居然让刺客潜入了飞艇也不知道,还差点刺杀了少爷!”
卑斯麦闻言看去,只见巴巴利亚此时神色冷冽地托着一具尸体,从旁走出。
“巴巴利亚?你不是……”卑斯麦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他接到的消息是,巴巴利亚逃脱了,并且放走了关押在牢房之中的几名罪犯,却没想到,事情会峰回路转到他有些懵逼的情况。
“伯爵大人,为何这几个罪犯也在这里?”卑斯麦此时忽然挥手一指。
只见不远处的小吧台上,梅丹佐与【尤利娅】学姐正在打着扑克牌,不亦乐乎的模样……旁边还站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卡莉安娜。
闻言,正要出牌的梅丹佐甚至还挥了挥手,向众人打了个招呼。
“这两位,已经效忠少爷了。”巴巴利亚淡然道:“如非他们,这事情恐怕早就无法善后!他们有大功劳,莫要无礼!”
卑斯麦一动不动,一众的肃清其实俱都以卑斯麦马首是瞻,见他不动,此时也只好驻守在旁。
“哼!巴巴利亚,不久之前,你还伙同此人冒充贵族……你们的话,我信不过。”卑斯麦沉声道:“刺客?刺客,来历不明!伯爵大人,此时容我查明之后,再做定论吧!”
“够了!”沙发上的青年此时冷不丁地沉声一喝,“你们闹够了没有?还能不能让我清静一下?惹怒了我,我全部处死你们!”
“伯爵!”卑斯麦走前一步,沉声一喝。
“卑斯麦!你大胆!”只见青年站起了身来,并且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手背上,一个鲜明的金色纹章,缓缓出现。
“贵族纹章……”卑斯麦脸色微变,立马便低下了头去。
人……可能是假的,但唯独是贵族纹章,无法作假——这可比那种贵族徽章的有形之物,更具有公信力。
卑斯麦低头,他身后的肃清骑士们,只能惊恐地跪地臣服。
青年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似在压抑着内心的怒气似的,“这里的事情,巴巴利亚,你出去之后好好处理吧!都给我滚出去!另外几个,留下来伺候我吧!”
“卑斯麦统领,咱们走吧?”巴巴利亚此时已经来到了卑斯麦的面前,淡然说道。
“属下…告退!”卑斯麦咬牙沉声应道。
……
……
暗房早就已经不再昏暗,反而相当的明亮。
梅丹佐好奇地来到了青年的面前,仔细地打量着他的脸庞,啧啧称奇地道:“嗯,你不要说话,我知道你想说啥……作为一名魔术师,能够换装假扮什么的,不过分吧?居然连贵族纹章这种东西也能造出来,这就很过分了啊?”
青年…【J】团长耸了耸肩,随后左手掌在右手背上搓了搓,然后一撕……竟是直接将那贵族的纹章给撕裂下来,随后就扔在了桌子之上。
贴…贴纸??
梅丹佐顿时好奇地拎起来仔细研究……一时三刻,也没能研究出什么。
达芙妮则是满脸崇拜地看着【J】团长,只觉得自己找团长学习魔术,似乎是一件有着远大前途的事情……只可惜锻炼手速的棒棒已经落在马戏团营地,没能带在身上。
“团长,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尤利娅】学姐是务实派,“我看那个卑斯麦,似乎还是怀疑……只有巴巴利亚一个去处理,怕是靠不住。”
“巴巴利亚靠得住的。”梅丹佐随意应了句,笑嘻嘻地道:“因为我才是他的少爷。”
【J】团长此时便淡然道:“既然靠得住,那么我们就这样一路飞去圣地吧……大家也累了,这里地方挺大的,随便休息下来吧。”
说着,【J】团长便走出了暗房,说是去外边的书房呆着。
【尤利娅】学姐这会儿悄悄地来到了【十一前辈】的身旁,低声问道:“前辈,你怎么看?”
梅丹佐想了想,却轻笑了声,“小娅哥哥长大了。”
“……啥?”【尤利娅】学姐皱眉道:“前辈,这个不是小娅哥哥,这个是这里的主角才对,他们?”
梅丹佐又道:“长大了,也越来越难应付了。欸,还是【Z】比较可爱呐。”
学姐若有所思,想了想道:“前辈,还打不打牌?”
“打!”
又打起来了?
卡莉安娜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两个家伙……没心没肺的?
……
……
尸体,被用袋子给裹了起来,随后被巴巴利亚命人直接从飞艇的甲板上,扔了下去,干净利落。
卑斯麦带着两名肃清骑士,面无表情地走来。
“这么着急处理尸体吗。”卑斯麦不咸不淡道:“我们还不清楚刺客的来历,尸体上能够找到不少的线索的。”
“该知道的线索,我心中有数。”巴巴利亚淡然道:“少爷让我全权负责这件事情,就不劳烦卑斯麦统领操心了,你只要负责好少爷的保卫工作即可。”
卑斯麦沉默片刻,才缓缓说道:“我吩咐了医疗官,他会来给你处理伤口的了。”
“有心了。”巴巴利亚点了点头。
卑斯麦便带人转身而去。
……
飞艇的通道之内,属下快步地走到了卑斯麦的身边,低声说道:“大人,这件事情太古怪了,伯爵大人的行为……”
“莫要私下议论贵族的事情。”卑斯麦面无表情道。
“可是……”属下咬了咬牙,低声道:“他们那么着急处理尸体……我看那尸体的体形,似乎和伯爵大人……”
“住口!”卑斯麦猛然冷叱了一声,神色暗沉,“那是真正的贵族纹章!当它出现的瞬间,你感受不到体内【忠诚印记】的刺痛感吗!火一样的灼痛感……即便是皇族,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