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乘風讀書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看着这些人的服饰,奕君脸色苍白,盯向陆隐,“你们是天鉴府的?”。
陆隐放下茶杯,“天鉴府代府主,玄七”。
奕君忽然失去力气,抬头,高空依然播放着她传递消息的一幕,一模一样,确实是直播,说的话,语气神态都一模一样,这个人到底怎么做到的?奕君星还有一位虚皓境巅峰强者是她的人,那个人时刻关注她的情况,不应该让此人能监视到她。
她想破脑袋都想不通陆隐是怎么做到的。
而那个虚皓境巅峰强者也被抓了,此人在无边战场受过奕君恩惠,自愿来到奕君星帮她,是不是暗子等调查后才清楚。
陆隐在云舞记忆中没看到此人是暗子的信息。
而刚刚他揭露奕君是暗子后,此人情绪明显波动很大,在陆隐看来,他应该不是暗子。

奕君被天鉴府确认为暗子并带走这件事震动了不少人,尤其那些想要追求奕君的人将目光全放在天鉴府上,一个个想办法打听天鉴府消息,天鉴府很少这么被关注。
而云舞的消息也被外界猜测,毕竟她见了奕君,随后奕君就被确认为暗子,云舞更是再也没有下来,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引人猜测。
陆隐特意联系云芸说抱歉,天鉴府会继续隐藏云舞为暗子一事,云芸也没办法,毕竟牵扯到奕君,不过她倒是问了一句,这算不算戴罪立功。
陆隐也没办法回答她。
对于云舞的处置很麻烦,所有暗子都说自己被成空控制,让天鉴府难以决断。
总不能全杀了,这其中确实有很多被成空控制的人,这些人本意不想当暗子,不管是他们的亲人朋友 还是外界人都不可能同意全部处决,谁能保证自己身边的人不会被成空控制。
陆隐发现这个成空才是当前六方会最想解决的永恒族强者。
审问奕君自然交给宁苒,宁苒没想到陆隐真把奕君抓来了,而且证据确凿,无人可以反驳。
看着宁苒的毒蛤,奕君反而平静,已经被证明是暗子,她不打算再辩解什么,却也什么都不会说,能说的只有一句,“我是被控制了”。
宁苒自然不可能直接相信这种话,一切要等审讯后才知道。
天鉴府城池内,虚季惊叹,“没想到你能这么快抓来奕君,她牵扯到的人太多了”。
“包括你们吧”,陆隐道。
虚季平静。
虚月怪异看着陆隐,“你这家伙还有这本事,以前都是装的吧,你太阴了”。
陆隐肃穆,“对付暗子,无所不用其极,难道你希望暗子猖獗?”。
虚月瞪了他一眼,“少冤枉我”。
“打算怎么处理奕君?”,虚季问道。
陆隐奇怪,“你好像很在意她?怎么,喜欢?”。
虚季道,“抓住是一回事,如何处置是另一回事,如果你处置的结果与以前天鉴府那些人一样,我们加入就没有意义”。
“加入的时候你也没提这种事”,陆隐道。
虚季看着他,“别让我失望”。
陆隐无语,这家伙哪来的自信?这句话说过好多次了吧,就跟灵宫口头禅一样,一个个都那么自大。
“我要暂时闭关一段时间,奕君的审讯结果你们自己商量着来,实在处理不了就等我出关”。
“你要闭关?多久?”,虚月问道。
陆隐道,“不会太久”。
他当然要闭关,不闭关怎么找其他暗子,这个奕君不可能那么容易审,这样的人审不出什么结果,他又不是真的料事如神。
找了个地方闭关,陆隐取出瘊鸟骨骼,释放虚神之力,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随着骰子缓缓旋转,六点。
陆隐目光瞪大,直接就是六点?
意识出现在黑暗空间内,这次,陆隐找了找,周围最明亮的一个光团也略显黯淡,不过也只能融入这个。
眼睛睁开,他屹立星空,周围除了一些星球就什么都没了,随着记忆涌入,陆隐脸色越发难看。
他融入的这个人不是暗子,但却不比暗子好多少,是个自私自利的狂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将别人家族宗门算计到灭绝,死在他手里的人数不胜数,而此人参与过无边战场,这是陆隐在此人记忆中得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但也仅限于此。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乘風
无边战场的杀戮是人类与永恒族,除非被逼到绝路,否则人类自身一般不会自相残杀,但此人却专门狩猎人类,夺取他人资源,增强自身,此人虽不是暗子,却比暗子更可恨。
陆隐皱眉,融入这个人体内真是恶心,他毫不犹豫自杀了。
当陆隐意识返回体内,心脏处,黑白雾气转动,增加了一丝,他都把这个忘了,融入别人体内自杀是可以增加死气的,这是陆隐发现的唯一一个增加死气的办法。
优美都市小说 踏星-第兩千六百一十五章 乘風推薦
除此之外只能寻找死神留下的死气。
让那个人自杀也算做了件好事,毕竟那个人拥有接近六次源劫修为,对别人可以造成很大伤害,而且一旦有机会,随时可以成为暗子。
抬手,继续摇骰子。

转眼过去了一个月,这个月,宁苒就跟奕君耗上了,毒蛤的效果确实恐怖,虽然奕君外表没什么伤害,但意志不断被削弱,毒蛤带来的痛楚实在太大,天鉴府虽然名声不怎么样,但手段还是挺多的,尤其天鉴府横跨六方会,不仅有虚神时空的手段,还有其它平行时空的手段。
奕君也算意志坚定,但坚持到第二个月,还是说了一些事,正是与她有过接触之人的名单,这份名单天鉴府可以从其它地方找到,但奕君能说出这个算是开了个好头。
云舞与奕君联系是当面,那么,奕君联系其它暗子很有可能也是当面的,而她之前在山峰上联系的那个暗子却怎么也找不出,如果不是陆隐直播了奕君传递消息,想通过他自己故意散布的消息在定奕君的罪还真不太可能。
陆隐依然在闭关,没有出来的迹象。
整个天鉴府围绕那份名单在调查,能与奕君接触的人都不简单,好在有虚季在,他的身份可以保证见到任何人。
别人不待见天鉴府,却不能不待见他。
尽管能见到那些与奕君有过接触的人,但没什么用,找不出谁是暗子毫无意义。
虚月抱怨陆隐在闭关,把麻烦事全交给他们。
虚无极来过一次,惊叹陆隐效率之高,抓住了奕君,对于此女,他倒是不在意,反正确定了她是暗子。
时间又过去数个月,天鉴府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陆隐加入之前他们也抓过不少暗子。
在与奕君接触的人里,他们不间断调查,总算有所收获,抓捕了两人,都是奕君发展的暗子,但第三人却把他们难住了,那个人即便虚季都无法抓捕。
天鉴府老癫等人加上管府事,虚季,虚月都聚在一起讨论着。
“真要抓他?”,老癫很少开口,这次他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关老大沉着脸,一句话不说。
鬼三小心道,“我觉得,还是禀报府主吧”。
“他在闭关”,虚月道。
鬼三道,“我是说真正的府主”。
其他人对视,貌似只能这样。
虚季皱眉,陆隐请他加入天鉴府就是为了对付一些比较有背景的人,就算对方是虚太境强者家族,他也有用,但这个人,太棘手。
“怎么全聚在这?”,陆隐出现。
看到他出关,鬼三等人松口气,不管怎么说不用他们决定,有人顶着了。
“府主,这才半年您就出关了?”,关老大问道。
陆隐点头,“我闭关时间一般都很短,有所顿悟才闭关”。
鬼三连忙道,“顿悟?不愧是闯过虚关的府主,常人想顿悟几乎不可能,只有府主才能轻易顿悟”。
虚月翻白眼,“听他吹”。
陆隐奇怪,“刚刚听你们在说抓谁?”。
众人彼此对视,还是虚季开口,“与奕君接触的人中,我们揪出两个暗子,其他的正在查”。
陆隐目光一凛,居然揪出了两个暗子,一般而言,暗子与暗子之间联系极少,不容易被察觉,这一下子就找出两个,只能证明这片时空暗子的猖獗。
“不过有一人我们现在怀疑他是暗子,但想抓他,不容易”,虚季道。
陆隐好奇,“谁?”。
“乘风”,虚季开口,语气低沉。
其他人听到这个名字都脸色凝重。
陆隐挑眉,乘风?此人,是暗子,他这半年摇骰子多次,也融入过一些人体内,其中就有暗子,发展那个暗子的恰好就是乘风,并非乘风坦言身份,而是这个暗子自己查出来的,这个暗子相当聪明,知道发展他的是乘风却没对外说。
提到乘风,陆隐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为难了,他对乘风的了解也不少,但却不能说,他一个刚到虚神时空不久的人凭什么那么了解乘风。
此人可不是一般人,而且是相当不一般。
“为什么难抓?连你都不行?”,陆隐故作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