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38章 社會毒打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钱二娘抬头,眼中多了些探寻之意。
生意场上……和气生财,你要想在大唐做生意,寻几个朋友是必须的。
可贾平安不但一口拒绝了乔盛的投资,更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夫君会发怒!
乔盛看似很和煦,可钱二娘却知晓这位夫君有多狠。吞并别人的生意毫不犹豫,但凡遇到硬茬子,软硬皆施,不肯服软,随后就是来自于官府的打压。
商人在大唐地位低贱,谁敢和这等背景深厚的豪商较劲?
所以乔盛的生意越发的红火了,但背地里却是巧取豪夺。
乔盛也没想到贾平安竟然会这般不客气。
他从叫门开始就在和贾平安较劲,就是想能占据主动权。
可贾平安压根连谈都不和他谈……滚蛋!
难道是我弄巧成拙了?
乔盛的笑容冷了些,“我知晓武阳侯寻了三位老帅一起做,可朋友越多……这路子越多……”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638章 社會毒打
朋友多了路好走!
这是他第二次提及这番话。
“乔某在大唐还是颇有些人脉,譬如说进货遇到麻烦,乔某可以轻松解决。若是遇到对手不客气,乔某能让他寸步难行……无需动用什么,只需让他的生意难以为续,谁都挑不出毛病来。”
“你这是在威胁我!”
贾平安觉得自己遇到了撒比。
不!
是遇到了棒槌。
“你想说我若是不答应,你就会给我的生意使绊子,保证连三位老帅都寻不出毛病来的绊子……”
乔震微笑,矜持的一笔,“乔某从不干这等事。”
但我有这个能力!
啧啧!
和这等人说话你得七窍玲珑,否则你听不出画外音,回头被阻击了还满头雾水,心想这是谁在给我挖坑呢!
“你可以试试。”
乔震来者不善,一开口就要投钱,这便是从三位老帅的身上嗅到了挣大钱的味道,于是迫不及待的来了。
但……
“武阳侯……”乔震微笑道:“我想武阳侯可以去打听打听乔某的名声,乔某恩怨分明。”
谁得罪了我,谁没好下场。
“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其实从你进来开始,我就不喜欢你这个人,太假。看看你的笑容,仿佛是裹着一张人皮在假笑,另外……我也不喜欢你的娘子,既然我说了送客你听不懂,那么……”
贾平安指着门口,就像是驱赶苍蝇般的挥手,“滚!”
上门就想强行入股,你特娘的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乔盛的笑容越发的和煦了,“既然武阳侯拒人于千里之外,乔某也无话可说。走之前,乔某再次提醒武阳侯,可以去打听打听乔某的为人,告辞了。”
乔盛颔首告辞,礼仪无可挑剔。
出了贾家,侍卫把凳子摆好,他从容上去,随后才是钱二娘。
“走!”
马车出了道德坊,钱二娘抬头。
乔盛的眼中多了厉色,挥手。
啪!
钱二娘捂着脸,“妾身只是和贾平安有口角。”
“我知道。”
乔盛用手巾擦擦手,淡淡的道:“这一巴掌只是告诉你,你先前的神色丢了乔家的脸。”
钱二娘想了想,自己先前好像是露出了惊讶之色。
“贾平安不知晓乔家有多厉害,那么……就让他自己去打探一番。”
……
长安城外的一个村子里。
“口渴的厉害!”
艳阳高照,李元婴只想把舌头吐出来。
尉迟循毓好一些,黑炭般的脸上也多了烦躁。
“前面有村子。”
二人被随行的侍卫簇拥着进了村子。
鸡飞狗跳啊!
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愛下-第638章 社會毒打看書
村头聚集了一群狗在狂吠。
“谁啊!”
这年头出门得有过所,能走村串乡的只有商人和官吏。
村头的土屋里出来一个老人,见到李元婴等人后,先是一怔,然后骂道:“二毛,二毛,回来!”
一条土狗一边咆哮,一边缓缓后退。
“是贵人呢!再叫就弄你下锅!”
老人猛地拍了土狗一巴掌,落到土狗的头上时却变成了轻飘飘的,好似在为它拂去尘土。
二毛大概是这群土狗的头目,于是群狗缓缓退到了两边,却不肯彻底放松警惕。
二毛抬头舔舔老人的手,尾巴摇动,那眼神温柔。
“贵人。”
老人近前行礼。
李元婴猛地想起了贾师傅的警告。
出门别摆你什么滕王的谱,规规矩矩的。
他拱手笑道:“见过老丈,我等路过此处,口渴,想寻碗水喝。”
“好说,好说。”
老人热情的邀请他们进家。
一进去,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院子里奔跑,老人过去拍了屁股一巴掌,“进屋!”
孩子回身看了李元婴的一眼,眼中多了惧色,赶紧进屋。
本王难道是老虎?
李元婴纳闷,等看到黑炭尉迟循毓时,觉得就是这货吓到了孩子。
一顿水喝下来,李元婴只觉得肚子里咣当咣当的,就顺势歇息一番。
“老丈,你们村里如今的田地还有多少没分配?”
他们已经在周围转悠了一圈,情况不容乐观。
老人的眼中多了狡黠,然后叹息,却只是摇头。
什么意思?
李元婴不解。
一个侍卫俯身低头,附耳道,“要给钱。”
李元婴看了老人一眼。
果然,都是刁民!
他点头,侍卫弄了一串钱出来。
“给!”
这钱给的有些生硬,但老人还是接了,然后看看尉迟循毓。
娘的!
这还想要?
李元婴心中腻歪,点点头,侍卫再给了一串铜钱,警告道:“若是得寸进尺……”
“给小孙孙存着娶娘子呢!”
老人把钱收了,咧嘴一笑,半口稀稀拉拉的大黄牙。
“咱们村的田地早就分完了,今年有两个要分田地,都分到了离家五里多的地方。”
李元婴问道:“那边田地多?都是空着的吧?”
“哪里能让地空着?都有代种的。”
老人赞道:“这分田地就是好啊!子子孙孙都有……只是那边的田地还能再分个十年二十年的,再分……怕是就只能往更远的地方去了,可那边也有村子呢!”
李元婴心情沉重,觉得先生的那番话果然是真知灼见。
尉迟循毓低声道:“再问问。”
李元婴点头,打起精神,“老丈,那周围村子的田地可够分吗?”
老丈摇头,眉间多了忧色,“再这般下去怕是不够呢!几十年后……老夫的重孙怕是要去邻县种地呢!可邻县也没有多余的地啊!这可如何是好?”
他扳着手指头,“你看,老夫两口子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如今加起来生了七个孙儿……那七个孙儿以后村里定然是没法分地了,只能指望官府……不过当今陛下英明……”
老人笑的谄媚,“定然能想办法给咱们分地。”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面面相觑。
这真是被先生说中了。
可连一个乡村老人都知晓的大问题,为何没人关注?
李元婴起身准备告辞。
老人随口问道:“贵人为何问这个?”
侍卫觉得他太贪婪,就板着脸道:“这位乃是滕王,奉陛下之命下来查探田地之事,看看你等的田地可还够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老人楞了一下,一拍大腿,佝偻的腰瞬间挺直了,把那钱摸出来,“这个还请收回去。”
李元婴哪里会收回这点钱,“你且收着。”
“老夫喜欢钱,可……可这等钱却不能收,收了……怕是晚上睡不好,死后没脸见祖宗呢!”
老人猛地抽了自己一耳光,只觉得心慌的厉害,那钱仿佛在烫手。
“走吧。”
李元婴转身。
“贵人!”
噗通一声,老人跪下,“老夫不该昧良心收钱呢!”
李元婴没感觉,尉迟循毓却上前把老人架起来,“老丈万万不可,折寿!”
老人双手捧着钱,“老夫也舍不得呢!可……祖宗在看着老夫,若是今日收了这钱,祖宗定然会恼怒。小孙孙若是跟着学……老夫……老夫愧为大唐人!”
几个孩子在屋里往外探头看。
李元婴点头,侍卫把钱收了。
老人回头笑了起来,笑的格外的灿烂。
“阿翁没收钱!没收!”
……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来了,李敬业也来了。
“先生,刚进城就听到了一些话。”尉迟循毓看着成黑炭了。
“乔家放话,说是贾家太过倨傲。”
李元婴觉得这事儿真的奇葩。
“你丢半成份子给他,随后便能收获一个有本事的家伙,岂不是你说的双赢?”
“凭什么?”
李敬业不满的道:“要动手就动手,何必叽叽歪歪的。再说了,有本事……他难道还能让兄长丢官?”
“这不可能!”李元婴觉得李敬业就是个铁憨憨,“不说旁的,三位老帅在,乔盛敢在官场上动手,就得做好被毒打的准备。但这只是生意,在商言商。”
自从做了走私生意,人渣藤的节操迅速下滑。
“做生意……”贾平安微笑,“我会让他知晓什么叫做社会毒打!”
什么社会毒打李元婴不知道,但他依旧告诫道:“乔盛的手段狠辣阴毒,你要小心。”
“做生意有趣?”
李敬业觉得李元婴越发的没节操了。
“当然有趣。”李元婴兴奋的道:“当你挣到一大笔钱时,那种兴奋……比和女人在一起都舒坦,有瘾!”
“滕王……”
李敬业欲言又止。
“怎地,不信?”
李元婴不屑的道。
李敬业叹道:“这世间还有比和女人甩屁股更舒坦的事?你觉着挣钱比这更舒坦,可我觉着……你这是在女人的身上寻不到舒坦了……所以就拼命的挣钱,掩饰自己的无能。”
“你!”李元婴一怔。“本王夜夜笙歌!”
但凡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不行,李元婴也不例外。
“夜夜笙歌的人,不会说什么挣钱更舒坦!”
李敬业痴迷的道:“甩屁股多舒坦……挣钱,男人挣钱不就是为了有钱和女人甩屁股吗?滕王你这是力不从心了吧。”
“胡说!”
李元婴明显的有些气虚。
李敬业学了贾平安老中医的模样,“阴虚还是阳虚?”
李元婴只想毒打他一顿,可才将握拳,又觉得打不过这厮。
李敬业笃定的道:“那便是阴阳两虚,滕王从此远离女人吧。”
李元婴气急,喝道:“你这张嘴,可敢对英国公这般说吗?”
李敬业惆怅了。
卧槽!
李云义猛地弹起来,“你……你不会真的说了吧?”
尉迟循毓捂脸,“英国公何辜?”
“没有的事。”
李敬业不禁活动了一下身体。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狐疑的看着他,贾平安为李勣默哀一瞬,然后说道:“此事你等无需担忧,来人,弄了酒菜。”
晚些,一人一小碗人参酒下去。
卧槽!
李敬业脸红脖子粗的,“兄长,肚子热,手脚热。”
“下次少喝些。”
贾平安一本正经的道。
他是在测试用量。
李元婴……
擦!
“滕王……”
李元婴看着竟然没多少反应。
“热,热得很!本王浑身大汗啊!”
我看你是浑身大汉!
贾平安摇头,“虚了!”
李敬业得意的道:“我就说滕王双虚……阴阳双虚。”
李元婴自然不肯承认,随后起身,郑重躬身。
尉迟循毓也是如此。
李敬业打个酒嗝,“这是何意?”
“先生目光深远!”李元婴肃然道:“此次本王和循毓去了长安之外查探,发现许多地方的田地怕是二三十年后就不够分了。”
“这个是我早就料到之事。”贾平安不理解那些大老爷们为何对此视而不见,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想安乐死。
“此事我和循毓该如何禀告?”
李元婴显然也觉得这是个无解的难题。
“照实禀告。”
贾平安突然笑了笑,很恶劣和轻蔑的那种,“那些人忽视了商税,你们说说……若是商税能让大唐富强会如何?”
李元婴和尉迟循毓苦笑,“先生何必玩笑。”
“我是认真的!”
这些棒槌,不知道大宋靠着商贸一直把金国磨没了,接着把蒙古人磨的苦不堪言……若非到了最后依旧文武互相戒备,依旧党争,说不得还能把蒙古给磨跑了。
“无商不富!”
贾平安觉着自己就像是一个神灵,俯瞰着这些人,“相信我,当商业迸发起来时,整个大唐都会为之欢呼!”
商税越来越多……农税是否可以减免?
有钱了,许多事儿都能做,想开战吗?户部尚书笃定的道:“钱粮齐备。”
爽不爽?
倍儿爽!
群臣能爽的直抽抽!
等三人走后,杜贺来了,“郎君,乔盛的手中怕是有人命。”
“不奇怪!”
生意做到那么大,手底下没人命才见鬼了。
“走!”贾平安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去看看乔家的买卖。”
杜贺冲出去,“陈冬,小鱼……”
护卫都出来了。
“没这个必要。”
贾平安觉得杜贺太过大惊小怪。
晚些到了东市。
“这里是乔家的,这里也是……”
乔家的生意真心不少。
“郎君……”
狗头军师杜贺明显的怯了。
“他家太有钱了。”
有钱就能压制对手的生意。
“他们能赔本和咱们家斗!”
“那就斗吧。”
贾平安扫了一眼,旋即回家。
随后长安城中有名的女妓都接到了贾家的帖子。
“我家郎君在两日后请诸位去曲江池一会。”
五香楼的老鸨要疯了。
“贾郎为何要请了那些贱人!”
但回过头她还得把最新的头牌女妓叫来,一番叮嘱。为了让她能艳压群芳,把久别五香楼的贾师傅重新请回来,甚至还把自己压箱底的首饰都拿出来了。
“掉了揭你的皮!”
消息传得很快。
“皇后!”
一个内侍急匆匆的进来。
正在批阅奏疏的武媚抬头,眼睛微微眯着,内侍心中一凛,只觉得一股子压力凭空而来。
“何事?”
“皇后,贾家遍邀长安名妓,说是两日后在曲江池聚会。”
邵鹏一怔,“整个长安城?”
内侍点头,“开始有青楼矜持不肯去,可后面贾家压根就不请了。等她们反悔时,贾家只是不理。”
你不去?
没问题。
我请了旁人去,等人越来越多后,从众心理让你心中不安,就会丢弃矜持,想和大众在一起。
可重点不是这个!
武媚的眉渐渐挑起,“他竟然这般浪荡无行?”
要挨踹了!
邵鹏已经做好了去召唤贾平安的准备。
“皇后,新城公主来了。”
武媚的火气暂时压下,“请了来。”
新城进来就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新城可是去了陛下那边?”
对于李治最疼爱的妹妹,武媚也得给个笑脸。
新城蹙眉,弱弱的道:“武阳侯托了我,说是两日后的曲江池并非无形浪荡,请皇后耐心等待。”
武媚心中咬牙切齿,但却微笑道:“如此我便看看他要弄什么,若是不妥……”
邵鹏握拳!
踹!
武媚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怎地请了你来传话?”
不该是高阳的吗?
新城叹息一声,“大理寺寻了高阳,说是有人告她殴打。”
呃!
武媚也难免失笑,“罢了,只是动手,对方为谁?”
“那人是官员之妻,说了武阳侯的坏话,高阳一时气不过就抽了她一鞭子。”
“官员之妻啊!”
武媚抬头,“邵鹏去一趟大理寺,把此事了结了!”
皇后威武霸气!
新城出去,微微一笑。
还是我的手段高!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