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 合作相伴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探索了‘万龙沼泽’后易天与意见发现了在黑翼兜龙族的驻地附近竟然有高阶修士大打出手的迹象。出来后急急飞去想要查探究竟,不料竟然见到了又下界真仙的踪迹。
好在之前见过了光明天的长孙亭,从他的嘴里得知这次还有一位自余天的真仙邬绝也会下凡来。不消多说面前的这位应该就是那邬绝无疑了,易天无端参合进二人的交手后自然是糟了罪。那墨飞弘见势不好急忙抽身闪退,回道黑龙族的老巢之后打开了防御结界不再出来。
而空中便只剩下了易天和邬绝二人,想了下易天还是下定决心将幽冥界仙界碎片的事情道出,毕竟将这水搅得越混便对自己越有利。
听过自己的邀请后邬绝脸色不变,可眼中闪烁过得精光却是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稍后只听他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那是罗天仙界掉落下来的碎片?”
易天也不含糊直接取出了那份兽皮地图来摊在掌中朝对方示意道:“前辈请看,此物是我周旋了数个位面后才得来的地图,内中则是清楚地写明那,罗天仙界碎片入口的位置。”
邬绝目光扫过后眼中瞳孔一凝,虽然他不清楚这份地图上所刻画的图文,可还是能认出了这份地图的材质。以邬绝真仙的身份不难看出这东西的出处,自然对于易天的话也是信了三分。
稍迟收回神念邬绝则是开口问道:“你等修士想要入的那仙界碎片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而且我猜想进入的方法必定也会有所限制吧?”
收起手上的地图易天则是拱手道:“前辈果然目光如炬,在下佩服。说起来这处罗天仙界碎片入口位于幽冥界内,但是入口处还有些麻烦。”
“什么麻烦?”邬绝开口问道。
“需要有六名合体期修士连同出手才能将入口打开,”易天解释道:“所以即便是我拿到了地图还是需要找一些朋友同行才行。”
“看来这次与你同行之人也是大有问题,你找我前去估计是想要借机从中调和下平衡吧?”邬绝不屑的笑道。
“前辈果然目光如炬,实则这次前往罗天仙宫的仙界碎片危机重重,而我所约之人有几个也是死对头。如此能够让一位中立人士参与自然可以打乱对方的盘算对我大大有利,”易天解释道。
“你心中打的小九九我也能猜到,难道你就不怕我这个中立人士立场一个不坚定到了你的对立面去,”邬绝笑道。
“怕,我自然是怕出现这般情形了,”易天毫不否认的回道:“可我更怕此行没有变数,如此要与对方死磕下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哦,为何呢?”邬绝问道。
打量了下发觉似乎对方与自己所提的事颇为心动,只是邬绝也不想被自己拿来当刀使自然是想将事情的缘由问明白。
随即易天则正色道:“我的死对头是个大乘期修士,不过这次的罗天仙宫仙界碎片之行只会碰到他的分身罢了,而我也想借此机会削弱他的实力。”
邬绝听罢脸上才收敛起轻视的神色随后转过身来打量起面前的易天,三息后嘴里才蹦出句话道:“看来你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竟然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对付一个大乘期修士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你道出这借刀杀人的算盘难道就不怕我回绝么?”
“怕,我自然是怕前辈拒绝,”易天却是一脸轻视的笑道:“但是据我所知下界真仙无法发挥出其本身的实力,除非能够在灵界内吸收到足量的仙元之力。我料想前辈断不会轻易派遣分身下界,必定是有着极为隐秘的目的。”
“确是如此,”邬绝嘴角撇撇问道:“所以你就以此为饵引我上钩是也不是?”
“前辈无需动怒,我们各有目的只要不妨碍到对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冲突,”易天急忙解释道:“而且我想前辈必定还是要前往其他几个位面的,那里可是有着大乘期修士坐镇,而且还不止一位。以前辈如今的实力虽强可也不是无敌的存在,如果能够吸收了足够的仙元之力将自身修为再次提升下想来也是能够方便日后的行动了。”
说到这里易天便停了下来仔细地打量起对方的反应,果不其然邬绝闻言面色不变可整个人身上的气势缓缓收敛了起来,不消多说应该是心中颇为认可自己的阐述。说起来易天也是行的阳谋,以邬绝的实力对付起自己都颇为吃力想要驰骋上灵九界那是绝无可能的事。
还有光明天的长孙亭比他早一步下界,虽不知二人的关系如何但明眼人自然是看清他们的关系绝对不甚友善。
熱門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 txt-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 合作看書
所以邬绝于情于理都会慎重考虑此事的,在仙界碎片之中吸收了足量的仙元力后可以恢复其真仙三成的实力。届时于上灵九界之中即便是遇上了合体后期的老怪物都能从容对付了,而他所需要注意的就是活着从那罗天仙宫的仙界碎片内脱出即可。
面前易天的提议虽然是有相互利用的成分在,可对于邬绝也是十分有利的。想了下邬绝才开口问道:“不知你这次找我是否想联手对付那大乘期修士的分身乃至于他的本体呢?”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果然和聪明人说话丝毫不费劲,但易天深知让邬绝直接对付幽冥大帝狞狂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自己也不过是想找他来搅合这次的探索之旅。想罢则是面色一肃道:“对付那幽冥童子自然是无需前辈出手,这本就是我计划之中的事。”
“哦,那你说说有什么其他的条件?”邬绝问道。
“我料想幽冥童子必定不会独自前来,而我找的帮手也都不是什么立场坚定之辈,万一动手起来还是要靠自己,”易天说道:“所以我想让前辈替我支开幽冥童子身边的人即可,让我独自对上他即可。”
“成交,这般小事倒是不难,而且还有你的帮手在,想来也不会劳我什么心神吧,”邬绝回道:“说说有什么人会去?”
易天取过空白玉简将可能参与人的姓名都写了上去,随后又取出一份传讯玉符一并送了过去。